西宁11月10日电 题:业界谈雪域藏医药:插信息“翅膀”“联通”世界

  记者 张添福

  “藏医药是一门文化,是一门科学,是一门关注健康的医学。”青海省藏医药学会会长艾措千在藏医药传承创新与产业发展论坛上告诉记者,“要把藏医药不可替代的优势,如特色疗法,传播到世界各地。”

  本次论坛9日至10日在青海西宁的青海藏文化博物院举行,论坛包含主旨发言、学术报告及藏药新药开发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点评、常用藏药材唐古特乌头安全性评价等议程。

  源自雪域高原的藏医药是世界四大传统医学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天一表示,藏医药学拥有整体防治观,根据人所处地域、饮食起居、病症特点、病程长短,结合脉诊、尿诊等,采取多样化手段治疗。

图为论坛举办地青海藏文化博物院新馆。 张添福 摄图为论坛举办地青海藏文化博物院新馆。 张添福 摄

  “青海是藏医药的重要发源地、传播地,具有丰厚的发展土壤和广泛的民众基础。”青海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予波说,藏医药产业不仅拥有重要经济意义,还是文化载体,大批专家形成了藏医药发展的“大合唱”,要靠信念矢志不渝的去坚守。

  王予波说,要大力推广应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加强藏医药的信息化,开创“互联网+藏医药”的发展模式,为藏医药发展插上“信息翅膀”,“要推动藏医药服务和产品,逐步进入国际医药和保健市场。”

  “抢救、整理现存藏医药古籍文献、经典名验方很重要,我们还迫切需要开展对名老藏医药专家学术理念、传统技艺的学习、传承、挖掘、整理与出版。”年逾八旬的青海省藏医院名誉院长、“国医大师”尼玛致信本届论坛称,结合现有学术成果和科学技术,建立藏医药学传承数据库,要增强藏医药传承创新能力。

  尼玛表示,要建立藏药资源保护区,实现种植区域化、药材地道化,提高藏药炮制水平,加强藏成药基础研究,运用现代药物分析技术,探索掌握核心质控标准。

  来自西藏的“国医大师”占堆寄语本届论坛称“最想说三句话”,“藏医药要回归预防和治疗疾病的初心,要把提高社会和临床服务能力作为衡量藏医药工作的第一标准。”

  占堆说,藏医药要回归“三因”“五源”为核心的藏医药本分理论,引导藏医药工作者热爱藏医、倾心藏医和研究藏医。要尊重藏医药学科的独特性,在藏医药学科设置、项目开设、职称晋升等领域,制定符合藏医药学发展规律的政策。

  王予波说,藏医药拥有独特魅力,在新时代要发扬光大,就得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传承,官方重视藏医药发展,藏医药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目前,青海省藏医药已形成科研、医疗、教育、产业、文化等“多位一体”发展格局。2017年,青海省藏医药产业总产值达到26亿元人民币,占中国藏医药产业总产值的44%。(完)

  中新社约翰内斯堡11月8日电 (记者 王曦)11月8日,中国驻南非大使林松添应邀赴金山大学出席中南建交二十周年研讨会,发表题为“中南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主旨演讲。

  林松添表示,中南建交20年来两国关系实现了从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跨越式发展,呈现出战略性、全方位、互利共赢三大特点,具有政治互信、经贸互利、人民友好、国际协作四大优势,拥有中非合作论坛、金砖合作、“一带一路”倡议、南南合作四大合作机制与平台支撑,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林松添指出,中南关系快速发展不仅取得了丰硕成果,也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四个坚持”,即始终坚持平等互信为先导,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遇事友好协商,从不把本国意志强加于对方或干涉对方内政;始终坚持以互利共赢为宗旨,致力于促进两国包容、共赢、可持续发展,从不谋求“中国第一”或“中国唯一”;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一切都是为了让两国人民都受益,从不以牺牲对方利益为代价;始终坚持公平正义原则,共同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从不任意破坏规则、为了一己私利牺牲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

  林松添强调,当前,中南关系已进入新的“黄金收获期”,两国的共同任务就是行动、行动、再行动,狠抓落实见成效。中方愿同南方一道,紧密协作,全面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和金砖约堡峰会、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重要成果。

  金山大学校长哈毕布教授、南非外交部区域组织司马尔康森司长、南非大学全球对话所执行主任姆坦布以及南非外交部、南非国研所、金山大学、南非大学等政府官员、学者、师生,中国驻南使馆部分外交官以及20多家中南媒体等200余人出席当天的研讨会。(完)

资料图:阿扎尔替补登场送出助攻。资料图:阿扎尔替补登场送出助攻。

  11月5日电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英超第11轮继续进行,切尔西主场3:1击败水晶宫。莫拉塔独中两元,阿扎尔替补登场送出助攻,佩德罗的进球为主队锁定胜局。

  切尔西坐镇斯坦福桥迎来水晶宫的挑战。第32分钟,莫拉塔为蓝军首开纪录。他接佩德罗的助攻,大禁区中央右脚射门,球窜入对方球门中路。1:0,切尔西主场领先。

  下半场第53分钟,麦克阿瑟通过直塞球送出助攻,汤森在大禁区右侧右脚射门,皮球直奔球门左下角,水晶宫把比分扳平。随后切尔西相继换上阿扎尔和威廉,并迅速收到效果。

  第65分钟,切尔西开出间接任意球,刚刚换上场的阿扎尔边路传中,莫拉塔于大禁区左侧左脚射门为切尔西再度取得领先,2:1。

  第70分钟,阿隆索边路送出助攻,佩德罗大禁区中央右脚射门,球窜入对方球门右下角。切尔西取得两球领先。最终切尔西将3:1的比分保持到了终场。11轮过后,切尔西8胜3平继续保持联赛不败。(完)

资料图:伊巴卡(白色9号)在防守中。 刁海洋 摄资料图:伊巴卡(白色9号)在防守中。 刁海洋 摄

  11月5日电 北京时间今天,NBA常规赛猛龙客场挑战湖人,猛龙球员伊巴卡首节8投全中,砍下20分。猛龙也在第一节比赛就以42:17领先湖人队25分。

  本场比赛,猛龙核心伦纳德因左脚酸痛缺战,不过伊巴卡手感火热。他单节8次出手全部命中,其中三分球1投1中,再加上3次罚球全部命中,他在10分钟的出场时间里已经得到了20分。

  这不是伊巴卡本赛季第一次贡献单节百分百命中率的表现。几天前猛龙对阵雄鹿的东部榜首之战中,伊巴卡在第一节比赛中就曾6投6中得到13分。那场比赛,伊巴卡全场砍下30分,创下职业生涯得分新高。(完)

  售出购物卡后用复制卡消费如何定性

  案情:王某与张某购买了10张面值均为1000元的超市购物卡,之后,通过他人制作了购物卡的复制卡。随后,王某将10张购物卡以9.5折兜售给了赵某,赵某经超市收银员查验后,知悉卡内确实有相应的金额,遂支付钱款9500元。交易完成后,王某和张某用复制卡购买了手机等商品,消费9999.8元。后来赵某消费时,发现购买的10张购物卡上的金额已经全部消费完毕,遂报警。

  分歧意见:对于王某、张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王某、张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诈骗罪的客观方面包括虚构事实与隐瞒真相两种行为方式。本案中,王某、张某采取了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赵某钱款,即王某、张某虽然将真购物卡出卖给赵某,但是却向赵某隐瞒了通过技术手段复制购物卡的事实,并在出卖后立刻通过复制卡消费了原购物卡内的金额,故二人通过欺骗方式实现了非法占有赵某购卡钱款的目的。

  第二种意见认为,盗窃罪客观方面表现为以秘密方式窃取他人财物,王某、张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王某、张某虽然存在向赵某隐瞒复制原购物卡的事实,但是赵某在向王某购卡时经核验卡内确有王某所承诺的相应金额,赵某并非陷入错误认识而向王某支付钱款,只是在购卡后不知情的情况下,由王某、张某通过复制卡将原购物卡内的金额消费完毕,故王某、张某本质上仍是通过秘密窃取的方式,实现了非法占有赵某购卡钱款的目的。

  评析意见: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王某和张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理由如下:

  随着社会经济与科学技术的发展,犯罪人不再拘泥于某种单一的手段实现犯罪意图,犯罪手段呈现多样性,不同犯罪手法交织在一起。在实施盗窃行为中掺入一些欺骗的手段也成为时下盗窃罪中常见的方式,这就给判断行为的性质增加了难度,也容易让人误将某些盗窃行为认定为诈骗罪。由于盗窃罪与诈骗罪均是数额犯,而入罪标准存在不同,如果定性错误,既有可能放纵犯罪,也有可能加重处罚,这就要求司法人员要在复杂行为背后透过现象剖析行为本质,区分何为盗窃何为诈骗,最终做到公正地定罪量刑。

  盗窃罪和诈骗罪属于侵财类犯罪,均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两者区别的关键在于:一是被害人的“处分行为”是否违反其意志。盗窃罪取得财产系违反被害人意志,而诈骗罪是基于被害人有瑕疵的意志而取得财产。并非只要行为人实施了欺骗行为进而取得财产就成立诈骗罪,因为盗窃也存在欺骗行为,二者的区别本质在于被害人交出财物主要是基于诈骗行为还是盗窃行为,如果主要是基于被骗自愿交出财物的,则认定诈骗;反之,并非自愿交出,而是与被害人意愿截然相反的,则认定为盗窃。二是属于被动的秘密窃取还是主动配合的自愿给予。认定诈骗须遵循以下逻辑:犯罪人向被害人虚构事实或者隐瞒事实真相——被害人基于这一事实而陷入错误认识——在错误认识下处分或交付自己占有的财物。也就是说,诈骗罪中被害人处分财物的前提是因为自己陷入了错误认识,在财物损失的过程中,被害人由于被欺骗而对处分或交付财产行为具有一定程度的配合性、主动性;而盗窃行为强调是“以和平方式秘密窃取”,即犯罪人是在被害人不知情或者自以为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被害人的财物窃取后非法占为己有,因此对于财物的损失,被害人实际上是被动的、拒绝的,这与诈骗罪中的表现存在本质差别。

  本案是一起盗骗交织的典型案件,在行为人实现窃取被害人钱款的整个犯罪过程中,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向被害人出售真实购物卡,在这一阶段王某向赵某出售的是真实有效的购物卡,赵某也对卡的真实性及金额进行了查验,赵某也没有陷入认识错误,赵某支付钱款后,实际购买的是真实、有效的购物卡,因此王某、张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第二个阶段,在赵某不知情的情况下,王某、张某使用复制卡将卡内金额全部消费的阶段,在这一阶段王某、张某通过复制卡消费的金额正是赵某所占有的购物卡金额,该行为与信用卡犯罪中复制他人信用卡信息到空白的信用卡上再进行消费的犯罪手法基本相同,其本质是通过盗刷的方式秘密窃取赵某所占有的钱款。需要注意的是:信用卡是指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或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超市购物卡并不属于信用卡范畴,王某和张某伪造超市购物卡之行为,不构成使用伪造信用卡型的信用卡诈骗罪。同理,根据刑法规定,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按照盗窃罪处理,本案中由于犯罪对象不属于信用卡,也不属于盗窃信用卡型的盗窃罪。本案中,在第一个阶段,虽然王某向赵某实施了隐瞒复制原购物卡信息的事实,但这一行为只是为了实现二人窃取目的而实施的预备行为;在第二个阶段,通过复制卡盗刷原购物卡内金额的行为是犯罪的实行行为。综合上述分析,王某、张某的行为应当认定为盗窃罪,二人共同承担刑事责任。

  (作者单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

刘轩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