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际 >

如何成为一部20亿票房的烂片?开心麻花《羞羞的

发布时间:2017-10-08 14:25  浏览量:

开心麻花经典话剧改编的第三部电影,也就是《羞羞的铁拳》,现在看来票房过15亿已经没有悬念。因为在上映的第6天,就已经突破10亿大关。在前天大黑兔写关于《羞羞的铁拳》的文章时,这部电影超过了当时其他上映电影票房总和。

而在两天后的今天,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0.19亿!差距已经被拉得更大了。照这个趋势下去,等国庆长假结束后的周末,随着一波返程高峰,又会有不少的影迷朋友会走进电影院,跟大黑兔一样满怀期待的等待观看这部烂片了。

截止到发文时候的数据,《羞羞的铁拳》完全成了一骑绝尘的“无敌的铁拳”了。按照这个速度,甚至在国庆长假结束前,15亿票房都有可能达到,如果粉丝们在观看前的口碑还是一边倒的看好,突破20亿票房也只是时间问题。

说实话,在看这部电影之前,大黑兔跟你们一样,是满怀期待的,期待开心麻花的第三部作品,期待沈腾为数不多的表演镜头。现在看来,沈腾不出演主角,真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如果沈腾真的演了,恐怕口碑就砸掉了。毕竟沈腾是一个从演技到个性完美的演员,爱惜自己的羽毛,也许是比片酬更重要的问题。在看《羞羞的铁拳》之前,大黑兔还天真的认为,沈腾不参加这部电影,是因为开心麻花给不出太高的片酬,为了控制成本。而现在看来,这部电影在开心麻花团队的预期,应该比《驴得水》高不了太多,然而事实是单就票房而言,已经黑马逆袭。

要知道,开心麻花的《驴得水》在口味刁钻的豆瓣影迷眼里,是一部价值8.3分的好电影。不过从票房来看,只收获了1.73亿,这个成绩只有眼下的《羞羞的铁拳》的一个零头。不过综合制作成本来看,这部只有千万级别投资的电影,斩获473%的票房收益率,成为2016年的收益率黑马。

大黑兔说了这么多,大家对于《羞羞的铁拳》强大的票房能量已经有直观感受了吧。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大黑兔的上一篇关于《羞羞的铁拳》的文章,还有兔兔写的满怀期待的评论。从这个华丽的分割线开始,兔兔就要开始说一下,为什么《羞羞的铁拳》在超高的票房收益底下,还是一部实打实的烂片。

以下的文字可能涉及剧透,还会掺杂大黑兔的吐槽,请满心期待这部电影的同学们,选择性阅读。如有不服,可以评论区给大黑兔留言讨论,多谢转发支持兔兔啊!

【身体互换老梗】

早在十年前,日本东京放送电视台(TBS)就从2007年7月1日到2007年8月19日间在日曜剧场播放了7集连续剧《父女七日变》,故事就是在一次事故中,47岁的父亲与16岁的女儿来了个灵魂互换,然后进入了彼此的生活,互相理解。为什么出现事故就会这样,不能像《步步惊心》刘诗诗那样穿越吗?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尴尬而紧张的气氛,毕竟兔兔不喜欢喷人。

这部剧的女主角是新垣结衣,有兴趣的宅男们可以去翻出来看看,兔兔奉上海报一张。从海报可以看出,互换身体之后女神霸气的坐姿,还是剧中“父亲”小女人的自拍,跟《羞羞的铁拳》何其相似。

毕竟,身体互换是一个老梗,还有很多文学动漫作品也套用了这个桥段。比如《山田君与7人魔女》,讲述可以通过接吻复制魔女能力的问题少年山田龙,与同班优等生、拥有与接吻对象互换身体的能力的魔女白石丽为中心的故事。同样的,这部漫画在2013年被日本富士电视台改变为电视剧。是不是看到这里的粉丝们,要大呼我嚓!类似的还有澳大利亚电影《与冤家约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挖掘一下。

当然,更不用说火遍全球的《你的名字》,也是全线一个设定。

不止在国外有很多这样的桥段,国内的作品也是一样哦,剧情是这样的:一个有心理障碍的花心DJ男和一个惯用爱情为骗局的美艳酒托女,在一次偶然的相遇中,离奇地沦为了一个科学怪人的实验品—性别互换。

没错,这就是在2012年上映的《变身男女》,主要是万年不老男神林志颖哦,当然还有大美女姚笛。

当然了,说到这里,肯定有粉丝不服了,粉丝们会说,那是不是所有警匪片都有枪战镜头,都会飞车追逐,这些也算老梗?

怎么回答呢?大黑兔举一些其他数据,也许粉丝们能明白兔兔的意思。

据《羞羞的铁拳》导演宋阳回忆,他和吃鱼导演是在一个沙县小吃店里商量出这个故事。“真正的剧本是2014年5月份,为开心麻花的年底贺岁话剧准备时,我们俩就琢磨说做男女(换身)吧。”张吃鱼则记得,开心麻花2013年底萌生公司第一部电影的想法,两人提出的创意是:“三人换身的故事,分别是拳击手、化妆师还有一个上班族。”虽然故事都写到分场了,但后来认为三个人换身,增加观众理解难度,才放弃。于是在那个沙县小吃店举行的创意碰头会上,两人一致决定把人物精简到两个人”

【沈腾和师兄的基情设定】

在《羞羞的铁拳》中,有一个隐藏很深的基情梗,当兔兔听到电影院小孩爽朗的笑声时,都不免觉得尴尬。很多人可能忘记了沈腾在《羞羞的铁拳》中的名字吧?有谁看到这里记得的?可以留言说一下,兔兔觉得不超过十人吧。

沈腾在电影饰演的是卷莲门派的副掌门张茱萸,记住这个名字,茱萸。

要知道,电影放映的时间是农历八月中旬,而在不久之后,就是重阳节。说到重阳节,大家能想到什么?当然是著名的古诗《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最著名的那句就是“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点到即止哈,不多说了。

而基情的梗,在沈腾潜入师兄房间洗澡,吓得师兄一脸懵逼,再加上粉色的浴帽和搓澡巾,就已经表达的十分明显了。这跟张茱萸的名字,遥相呼应。大黑兔感慨的是,这个真的很低俗了。当然,也可能是兔兔想多了。

【反派刻画模板化】

大反派吴良父子的刻画就更加流于样板和模式化,吴良就是无良,都没有良心了,这还能是啥好人吗?

无良的父亲,哦,不好意思,吴良的父亲叫吴德,真的好直白粗暴。这种脸谱化的取名方式和《刘三姐》里的莫怀仁(莫怀仁义之心)如出一辙。这个名字一出现就决定了被打倒的命运。然后全片从头到尾,坏人只做坏事。难道是兔兔预期太高?

【马小父女情刻画失败】

马小和父亲马东的亲子关系淡薄,二十多年马小都没有叫过马东一声父亲,类似的刻画在影片开头部分,可是花了不少篇幅铺陈的,然而却给人一种高高举起,缓缓落下的感觉。尽管马小当年检举父亲的故事,让影院哄堂大笑,但是后面的跳水救女、床边喂粥等情节,似乎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想要表现的东西。

大黑兔认为,唯一的一点呼应,其实在于对《夏洛特烦恼》的暗合。在《夏洛特烦恼》里面,马冬梅说过自己的身世,“我爸爸叫马东,我一下地我爸就没了,所以我叫马冬梅”。

【马丽戏路问题】

毫无疑问,马丽的性格本来就是大大咧咧,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影视作品中。这个舞台性格跟闫妮很像,所以马丽出演男性附体的女性,其实在表达上,并没有太多张力。虽然单论《羞羞的铁拳》剧本,马丽对这个互换身体后的行为举止表现,拿捏的十分到位,但是考虑到马丽本来的戏路设定,其实观众预期的反差感,还是要打上折扣的。

有不服的?那换迪丽热巴演这个角色试试?那才是反差感吧。就算热巴的老板杨幂,反差感也没那么强。

还有很多戏剧理论层面的问题,大黑兔就不班门弄斧了。

这里只是以一个观影粉丝的角度,把自己的一点想法分享出来。

希望大家有不同意见的,或者认同兔兔观点的,多多留言评论交流,你们的智慧评论,是兔兔进步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