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新闻 >

荒诞or现实? 中产教育鄙视链背后的商机与焦虑

发布时间:2017-10-09 15:40  浏览量:

  中产教育鄙视链是商机的炒作还是现状的真实反映?商机与焦虑,谁又裹挟了谁?

  “我叫Lucy,你叫什么?”

  “我叫Eva”

  于是两个人开始玩耍,当旁边没有英文名字的小男孩想要加入时,Lucy拉着Eva跑开了。

  最近,关于中产阶级内部踩踏、内部鄙视的报道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香港凤凰周刊》文章称,因为各种资源或不自愿的攀比,中产阶级内部已经形成了一条条育儿鄙视链。

  不让孩子和没有英文名字的孩子一起玩耍;看喜羊羊、熊大熊二的小孩,与看米奇妙妙屋、小猪佩奇的自然而然地分成两堆,各聊各的;一些家长会因为幼儿园把半年6万元的学费降到3万元感到愤怒,“降低了学费就是降低了生源质量”、因为交得起6万学费的家庭与交3万学费的家庭根本不在一个阶层。

  更有甚者如香港电视纪录片《没有起跑线》的中产父母,为了让孩子读“只收10名1月份出生学童”的名校,他们精准计算受孕时间,只为让孩子“赢在子宫里”。

  当下,孩子的教育问题愈发敏感,甚至成为已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社会话题。从被称为“十二年教育基础”的小升初考试到正在进行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从奥数英语课外复习班到在线沉浸式英文教学、从书法绘画电子琴进阶到冰球马术高尔夫,教育涉及到了房子、户口、家庭背景、资产状况等方方面面。

  近一二十年崛起的新中产阶级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教育现状,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以及教育精英化逐渐成为趋势。在此背景下,崭新的教育方式、理念不断产生,政策利好、资本注目,教育行业呈现出“跑步式”发展状态、商机来了,但问题也来了。以让人感到“扎心”的中产教育鄙视链为例,是商机的炒作还是现状的真实反映?商机与焦虑,谁又裹挟了谁?

  资本助推下的新商机

  受到中产阶级崛起、消费升级等因素影响,家长们对于教育的需求也在不断升级。由此在学前教育领域以及素质教育领域商机不断。此前蓝鲸教育曾在《分散化、变现难,素质教育是上市公司的“钱途”还是囧途?》中统计,在素质教育领域,从2011年~2016年共有97起投资事件,其中营地教育、游学、艺术、体育学习获得了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资本市场更甚以往的关注。

  作为舶来品,营地教育在欧美有200多年的历史,可以培养、磨练孩子的品格和性情。近些年,营地教育在国内开始发展。以较早开展营地教育的房地产企业万科为例,其营地教育分为社区营地、城市营地、户外营地。社区营地主要提供社区内子女的教育和托管业务;城市营地更像是一座教育综合体,万科第一个城市营地位于广东佛山的国际金融城,取名为“教育Mall”,与新东方的百学汇相近;户外营地重点在培养孩子的户外生存能力、合作探索精神,据蓝鲸教育了解,目前,万科在三亚、广州、深圳、吉林松花湖、东莞开业了6个户外营地。

  政策方面,从2014年至今,关于促进游学、营地教育的意见相继出台。尤其在2016年12月,教育部联合11部委颁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的文件,为营地教育、游学等细分领域带来利好。

  不久前,营地教育公司青青部落宣布获得几何投资、好未来、亿润投资的联合投资。与专注于B端市场不同的是,2010年,青青部落在世纪明德以事业部形式运作,开始探索C端市场。五年后,青青部落分拆独立运营,成为新三板游学机构世纪明德的控股子公司,开展营地式夏冬令营以及亲子旅行。

  另外需要注意到的是,随着留学低龄化及教育国际化趋势,越来越多的孩子准备申请海外名校。而海外名校更加看重学生与学校的匹配度以及过往的社会实践经历等,所以一定程度上参加营地教育、海外夏令营成为申请名校的标配。

  近几年,国内体育产业同样受到资本的青睐。2016年,教育部等6部门提出要大力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除足球外,篮球、击剑等体育培训也相应走热,其中主营击剑项目的万国体育成为第一家挂牌新三板的体育公司。

  万国体育2015年1-10月、2014年及2013年的营收入分别为1.15亿元、1.24亿元和1.02亿元。据了解,万国体育目前开设了8家击剑运动培训中心,在国内击剑培训市场份额超过40%。目前,该公司注册会员数量约 2 万人,累计培训会员人数超过10万人。万国体育的发展让市场看到,体育项目甚至小众体育项目未来的成长空间。

  国内体育培训项目一览

  如果中产家庭孩子以申请北美名校为目的,那么具备一两项体育专长是再好不过的,尤其是橄榄球、冰球、篮球、赛艇等美国文化中更受欢迎的项目。《钱江晚报》曾报道称,全美大学体育协会(NCAA)给了很多擅长体育的人一个进入美国名校的机会,“相比其它体育项目,中国人在高尔夫球上还有着一些优势。”

  据了解,目前全国每年比较正规的青少年高尔夫球赛事就有近40项,几乎所有的比赛都没有奖金,参赛者却依然抢着参加。青少年高尔夫一年的花费在25万元至30万元之间,主要包括装备费用、教练费用、打球费用和外出比赛的费用“每隔6个月就要换一套球杆,1套就要1万多元”。

  除营地教育、体育训练以外,学前教育的等级也随着消费升级不断提升。同时在整体经济环境影响以及部分行业天花板效应逐渐显现的作用下,越来越多的资本和A股上市公司开始进入早幼教行业,助推其发展。以威创股份(行情002308,诊股)、勤上光电、长方集团(行情300301,诊股)、秀强股份(行情300160,诊股)为代表的上市公司大举并购线下幼教资产,而且蓝鲸教育注意到,上市公司青睐的线下资产中不乏走中高端路线的幼儿园,一些园所年收费甚至已经达到10万元。

  另外,目前一线城市已经有1.6万-2万元(60结课)的早教机构,这类机构外教一般由美国或者菲律宾专业外教组成,中方教员多出身于英语专业,音乐教材选择由百老汇等专业儿童交响乐团定制。

  掩盖不住的焦虑

  《香港凤凰周刊》报道称,一位孩子妈妈报名了高尔夫球培训课,因为已经开始为幼升小做准备的她听说,自己希望让孩子就读的国际小学开设有高尔夫球课,如果自己提前学会了,不仅可以指导孩子,还可以在高尔夫球课上与老师和其他家长建立良好的关系。

  而蓝鲸教育也从多方面了解到,当下升学的竞合关系早已从孩子们之间扩散到了家长之中。微信朋友圈成为了家长们互通有无和相互攀比的新“战场”。如果打开一位适龄儿童或学生家长的朋友圈,随处可见其他同学家长的感悟与体会,无论是讨论国际学校、国际幼儿园还是马术高尔夫、游学,一条若隐若无的“鄙视链”已经悄然形成。

  以孩子兴趣班为例,就出现了马术、高尔夫、橄榄球>游泳、电子琴这样的“鄙视链”。

  图片来自于《香港凤凰周刊》

  对此,有多年一线教师经验的巅峰教育创始人兼CEO徐大勇向蓝鲸教育表示,“中产教育鄙视链”并非横空出世,教育鄙视链由来已久。以往,家长们攀比孩子的学习成绩、是否为重点班、重点学校,师资情况、校园环境如何。所谓“教育鄙视链”反应了家长和孩子对待社会的一种态度,通过压倒、鄙视他人达到短暂的心理平衡和自我满足。对于当下,中产阶级教育鄙视链现象,徐大勇表示,家长及家庭需要面对并接受现实与内心预期的差距。

  中产教育鄙视链折射出中产阶级的焦虑甚至是担忧与恐惧。

  经济学家李稻葵曾地指出,相对于中等收入陷阱,当下中国更该警惕的是中产收入陷阱。那些获得了稳定的中高水平劳动报酬、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群体,对个人及家庭的前途充满忧虑,对国家的发展失去信心,对社会的不公高度敏感。他提醒道,陷阱可能就存在于此:尽管整体经济在不断增长,但是中产阶层的焦虑却难以化解,导致一个国家始终不能跨入成熟的发达国家行列。

  他认为,当前中国的中小学基础教育中已经出现了相当的精英化趋势,但这不是最好的发展方向。竞争会带来压力,而中产人群往往比其他阶层更重视子女教育,因此,他们也就会成为中小学教育竞争压力的直接承受者。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蓝鲸教育,中产教育鄙视链不排除有个别中产,不是富豪却炫富,但是,更多有经济条件考虑子女教育问题的家庭,确实存在严重的教育焦虑感。“教育的试错成本极高、教育是输不起的”,因此对于本就焦虑的中产来说,要尽其所能地让子女能进更好的学校,担心走向“下滑通道”。于是,家长们把孩子“更进一步”的希望寄托在走通名牌(国际)幼儿园、名牌小学、名牌初中、超级高中、名牌(海外)大学这条道路上。

  那么这样的一条路是否真的是康庄大道呢?启迪教育集团前总裁、丁小小教育科技创始人丁润强告诉蓝鲸教育,以他本人的教育经历来看,从中专到自学大专再到清华MBA,期间去美国和欧洲交换学习,一路都是穷游穷学过来的。而现在已为人父的他,女儿的教育经历都是跟着他工作走的,既上过公立幼儿园、也上过高收费的新加坡国际学校。在他看来,孩子的教育可以有意为之,但是更要量力而为。他完全同意让孩子自小学英语,但是选择同伴的家庭背景没有意义。

  教育是最好的投资,这句话早已深入人心,但是家长们也需要意识到,孩子教育并非功利化行为。当商机遇到焦虑,很难分清是谁裹挟了谁?是家长们的焦虑带动了教育商机还是教育商机加剧了家长们的焦虑与不安?

  对于当下的教育行业,丁润强表示,大多数教育公司提供的是考学培训服务。但是如果从生活即教育的角度来看,最大的教育来自生活、最大的教育公司是苹果、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

  “要知道,教育最大的投资是时间而非金钱。”他说。